陈彦书

重修雪松

雪松 八

▲现实向,偶练节目作为背景
▲第一人称
▲1v1没有任何三角关系
▲前文可以直接点进我的主页看,只有这一篇文很好找的放心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16
   确定组员之后,就要开始分配队长和center。
   说真的,等了那么久,我真的很想当这次舞台的center,我喜欢这首歌,我也有信心演绎好这首歌,最重要的是,我希望让我在意的人看到我最美好的一面。
   但是大家也都是那么想的。
   而且,相比较我已经获得的第三名,他们的排名都很危险,这甚至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表演的机会。
   所以,无论如何,我怎么也说不出口,我想竞选c位这句话。
   罢了,上一首歌我也当了center不是吗。
这次的机会弥足珍贵,还是留给他们好了。     毕竟我不想再经历离别了。
  至于我自己的话,我的话,应该不会被淘汰吧?
  我自嘲道,朱正廷知道了,估计要打我了吧。

  没想到的是,朱正廷知道我没有争取c位后,只是叹了口气:“没想到一个两个都那么佛。得了,你开心就好,好好加油吧。”语毕,便转身进了卫生间刷牙。
 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,用眼神询问贾斯丁和黄新淳。
  “那个,我们组吧,王子异把c位直接让给了我,”贾斯丁咧开了嘴,“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做,真的有点不好意思啊,但我还是笑纳了嘻嘻。”
  王子异吗?蔡徐坤和他好像蛮聊的来的吧?我一边从床上抽出睡衣,一边想到。
  就算不是c位,我也可以在舞台上发光发热的!

17
  然后现实却不大理想。
  李俊毅希望在very good中加入一些歌唱元素。
  但我觉得他加入的vocal元素太多了,让这首rap不太像一首rap。但是他们似乎都希望这样改,我不好意思反对,只好把异议默默压在心底,自我安慰道:说不定这样改会不错呢?
  可等到老师审核之后,我就没有办法再自欺欺人了。
  王嘉尔老师和欧阳靖老师非常直白地表达出了,他们对于歌曲修改方向的不赞同,rap组就应该唱rap。
  事后,我们组就歌曲修改再次进行讨论。
  我觉得,不能再沉默下去了,我提出了我不希望改歌曲的意愿。
  其实我很害怕和别人发生争执,如果可以一直愉快地相处,那我对许多事,即使不赞同,也不会提出异议。这导致我这次说出反对的话后,就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开口,把我的想法反对的原因说清楚。
  只剩一句没头没脑的,仿佛抱怨一般的,“我不想再改了。”
 
  听起来简直就像一个自私任性的熊孩子一样。
  我自嘲地想着,不忍再回想,后续讨论时的尴尬气氛。他们大概都觉得我对他们感到不满吧。
  总之大家心里都有了芥蒂,到最后也没有讨论出什么所以然。
  接下来的下午和晚上,我心情一直非常低落。
  晚上寝室里非常安静,完全没有平时吵吵闹闹的样子。贾斯丁意外的,看起来心情也不好,回寝室洗漱完,就蒙头睡觉了。
  他早上还好好的,甚至因为担任c位跃跃欲试啊。
  朱正廷悄悄和我解释,贾斯丁也没发挥好,训练时陷入了困境。
  身上承载着他人的期望,背负着别人因信任而托付的c位,却没能做好。
  贾斯丁一定很焦虑内疚吧。
  毕竟我也尝过这样的感觉。
  真是祸不单行啊。
  不知道蔡徐坤怎么样了,不过猜也能猜到,肯定一如既往地优异过人。
  想见他。

18
  似乎所有怯弱隐秘、难以启齿的小心思,在蔡徐坤面前总是能毫无顾忌地全盘托出。
  在把蔡徐坤从床上拖到走廊拐角的小阳台上,我噼里啪啦将一整天的烦恼顾虑倒出来后。
  我想要和组员表达出自己的意见,却又羞于开口。真的把反对说出口后,却又不知道如何理清思路组织语言,心平气和地说服对方。最后落得一个让他们觉得我在闹脾气的尴尬局面。
  “可是我真的没有闹脾气,我也想和他们好好讨论,但是不好意思开口,”我顿了顿,迟疑了一下,还是接着说道,“而且感觉和他们还不是很熟。”
  蔡徐坤挑了挑眉:“你们都喜欢一首歌,所以你们才聚在一起去演绎它,可不是看你们熟不熟来组队的。”
  “可是不熟的时候,我怎么好意思说出反对的话啊,万一他们不高兴怎么办?”
  “这和熟不熟没有关系的啊丞丞,如果你的想法足够明智有说服力,他们肯定会乐于听取你的建议的。”
  “所以我才说不出口啊,我就是在担心,担心我不能好好地把我的意思传达给他们啊!我害怕不但不能说服他们,反而吵起来呀,”我有些自暴自弃地说道,“既然如此,那干脆一开始就闭嘴不说了!”
  然后就落入了这样尴尬的局面。
  蔡徐坤默默地看着我,我瞪着眼回望着他。他的瞳孔像是柔软的法兰绒,映衬着窗外的橘色路灯,泛着温柔的光。而他眼里倒影的我,就像一只炸了毛的小兽。
  我忽然就后悔了,错的人明明是我,蔡徐坤好心好意地听我抱怨,认真地给我出主意,我有什么立场用这么重的语气和他讲话?对着别人胆小怯弱,一句不都不好意思说,对着他就这样任性尖锐?
  仗着人家对你好,你就这样无理取闹,你好意思么范丞丞?
  我垂下了眼,不敢再看他,低声说:“对不起,是我在迁怒。其实我生气的是自己,什么都做不好。我本来以为在can't stop 里面,自己已经足够勇敢了,结果我还是老样子,懦弱不自信,羞于展现自己。”
  我听见蔡徐坤无奈地叹了口气,他对我失望了吗?然后我就被他温柔地搂住了,他的手安抚性地捏了捏我的脖子,我把脸埋在他肩膀上,闻到了他身上温暖干净的雪松的气息。
  “好了,别难过了,你知道我不会怪你的。”
  “嗯。”我闷闷地回答,泛着低沉的鼻音。
  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想要转头看我的脸,但他终究没有转过来,只是把放在我背上的手又收紧了一些。
  然后他用温和低缓地语气,帮我整理了我想要和李俊毅他们说的话。
  我刚才说了一大堆话,想到哪儿说到哪儿,乱的一塌糊涂,他居然全记住了。
  我也想成为他这样的人,在舞台上绚丽夺目,刺得人睁不开眼,却也移不开眼。在私底下,又温柔体贴的过分。
  我很依赖妈妈姐姐她们。她们一直是睿智又温柔的,但是也经常严厉地指出我的不足,我对她们一直又敬又爱。
  但是蔡徐坤不一样,我好也罢,坏也罢,他永远都是认真地鼓励我,温和地安慰我。有时候还会小小地逗逗我。明明才相处了那么短的时间,我却把他当作多年的好友一般信赖。
  真庆幸可以遇到他,体贴又可靠,我比贾斯丁幸运多了。
  “……好了,我差不多帮你把你想和他们交流的想法理了一遍,所以明天放心和他们说明白好了。大家都是理智的成年人,他们会理解你的。”
  “哪有,我今年的生日还没过呢。”
  “喔,不哭啦,都有精力和我皮了?”
  “我才没有!”
  “是吗,那没成年的宝宝,这个点好回去睡了吧。”
  “可我还不想走啊。”
  “?”
  “……我还想和你待一会儿,缓缓再回寝室。”
  “还想和我聊什么呢?”
  “什么都可以。”
  “那我就随便谈喽。”
  “谢谢。”
  “嗯?你说什么,我没听见?”
  “没什么,你继续说。”
  
  谢谢,能遇到你,真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不好意思,又来晚了,一方面确实事情多,另一方面,我确实在纠结这章该怎么写。
  首先,小孩确实不是在和李俊毅他们闹脾气,我推断,他一开始就是不好意思反对他们的修改方式,之后听到老师的否定心里肯定也不好受,所以终于鼓起勇气把自己的反对说出了口,然后又泄气了,担心他们以为自己不满他们,不知道该怎么心平气和地和他们讲道理,害怕会引起争执。毕竟这个小孩希望大家可以一直开开心心地相处,讨厌也害怕争吵。
  第二点,小孩和坤坤的感情线,我也不知道怎么拿捏,心里大概有数但是小学鸡文笔不知道怎么表达。感情进展到这儿,其实连暗恋都搭不着边吧其实。小孩到现在已经非常非常信赖坤坤的,把坤坤当做了一个特别的人,但是无关爱情。坤坤么,不好意思,第一人称我也不好说嘻嘻嘻,当然肯定也无关爱情。虽然有拥抱,但目前为止也只是安抚性质的。但我觉得就算这样还是很甜了啦。而且打着坤丞tag大家放心不会有什么大三角之类的。
  他们的爱情里只会有他们两个。
  就这样吧!

评论(4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