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彦书

重修雪松

雪松 六

第六章
  ▲现实向,偶练节目作为背景
  ▲第一人称
  ▲我想塑造的福西西,是一个开朗但敏感,贪玩却也努力的少年。所以不会娘化,也不会把福西西描写成懵懂天真的小白兔。硬要比喻的话,应该是金毛吧,活泼健气温暖可爱的外表下隐藏着雪橇三傻纯正高贵的血统,热衷搞事情。台上范丞丞台下福西西。
  ▲文笔很差,上一点可能写不出来,所以才需要特别说明( •ิ_• ิ)
12
  我痴长了十七岁,却没有做成一件事。
  弹钢琴是为了父母,出国是因为叛逆,努力是因为姐姐的光芒不得不前进。
  在此之前,我好像一直没有什么,抓心挠肝地想要做成的事。
  但是现在有了,我从未像现在一样清楚,我内心的渴望——我想当练习生,我想出道。
  所以,休息的时候怎么胡闹都行,练习的时候一分钟都不能懈怠。
  毕竟,我真的,真的非常需要在can't stop的舞台上证明自己。
  可是,对成功的期待越大,对失败的恐惧就越深。只要一想到再一次在舞台上失声的可能,我就会一次次地被焦虑和害怕的情绪淹没。
  幸好,每次被“搞砸”的念头压的喘不过气的时候,我仿佛就能看到,那天晚上蔡徐坤专注而温柔的目光,鼻尖仿佛还能嗅到雪松的清香。那天蔡徐坤庄重认真的话语也犹在耳边:“如果你表演的时候感到慌张,那说明你练的还不够久。”
  那么,只要我练的够久,就不会再慌张了。
  这次,我不会再哭了。
13
  然后那天就到了。
  但我还是害怕,前面两次的失败给我的影响,比想象中还要大。
  即使彩排非常之顺利,李荣浩老师还给予了我极高的评价,我还是很怕。
  如果在被夸奖之后,再失误,那真的是……
  我不想让他们失望,老师也好,同伴们也好,蔡徐坤也好。
  化完了妆,我一个人低头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,拼命地给自己做心里建设。
  我听见有人在清嗓子,我听到有人在给队员打劲,我听见有人最后一次叮嘱舞台上要注意的要点……
  耳边纷纷扰扰,心中浑浑噩噩。
  完了,以这样的状态,根本没有办法好好完成表演。
  突然,沙发往下沉了沉,身边坐下了一个人,我不由自主地转头去看来者的脸,虽说我已经知道了他是谁,毕竟雪松的香水一嗅便知。
  但我还是想凑近看他,想要从他的身上索取安慰和力量。
  然后,我感觉到我的后颈被蔡徐坤温柔地捏了捏,他的声音也一如既往的悦耳温柔:“你可以的丞丞。”
  耳边嘈杂的声音在淡出,像沸水一样嗡鸣的脑海也平静了下来。
  我可以的。
  我可以的。

  后来的演出,和蔡徐坤说的一样顺利。
  我真的全情投入到了歌中,往日的委屈、不甘、彷徨、焦虑,都被我宣泄在了其中。
  在曲子的末尾,我忽然想到了程潇老师的话,这首歌真的是很伤感呀。
  但是都过去了。
  唱完最后一句歌词,我的嘴角无法抑制地上扬,最黑暗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,而无论未来会面对什么,我都有战胜它的自信与勇气。
  而且,我并非孤身一人。

评论(6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