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彦书

重修雪松

雪松 五

  忽然就有了点瞎写点啥的欲望,然后就写了。
  有点短小嘻嘻。
11
  昨天蔡徐坤说过想找他,尽管去他寝室好了,所以我洗完澡,套上睡衣就去找他了。
  结果他居然已经睡觉了?站在床前,看见一排衣服后面窝在被窝里酣眠的蔡徐坤,我陷入了沉思。
  昨天他说他九点就上床的时候,我以为他只是夸张了一下。
  肩膀被搭上了一只手臂,我转过头,看到了周锐放大的脸,他说:“你进门的时候我就告诉你他睡了,你还不信。”
  “拜托哪个有志青年会那么早睡啊,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吧!”
  钱正昊从隔壁上铺直起了腰,怂恿到:“要不你把他叫醒算了。别看他现在睡得那么死,半夜就起来在我们床头蹦迪。”
  “是啊是啊,巨讨厌啊,十二点我们也准备上床了,他就拉着我们让我们陪他谈人生。”秦子墨也控诉道。
  “我觉得他可能对早睡早起有什么误解。你们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帮他调整一下作息啊?”周锐提议道。
  另外两个人也点头纷纷表示赞同。
  “择日不如撞日,要不就今天吧!”我也兴奋了起来,体内搞事情的冲动愈演愈烈。
  “ojbk!”
  下一刻我就撩起了充当床帘的衣服,飞扑在了蔡徐坤的床上,下一秒蔡徐坤抽痛地低吟道:“我靠……”
  我直挺挺地趴在蔡徐坤肚子上,脸埋在松软的棉被上,被雪松的香味和棉絮温暖的味道包围着。
  我满足的叹了口气,好舒服啊,不想起来。然后笑着喊到 :“哥起来嗨啊!”
  “……丞丞你先起来。”
  我恋恋不舍地坐到床沿上继续嚎:“哥起来嘛起来嘛!”
  蔡徐坤蹙眉,挣扎着坐起来身,眯缝着眼,一脸郁卒:“怎么了吗?”
  “没什么啊,就是想来找你啊!”
  “……要不你先去闹周锐吧,他按摩很舒服的。我就坐着陪你聊好了……”
  “真的嘛,锐哥!你还会按摩啊?我今天腰超酸啊!”
  “服了你了蔡徐坤,你着手祸水东引玩的很6啊!”
  “承让承让。”
  “啊,锐哥,按一下按一下嘛!”
  “服了你们了,到我床上去吧。”
  “呦吼!”
  “哇锐哥我也想要!”
  “我也是我也是!”
  蔡徐坤靠在墙上,头微微后仰,慵懒地看着我们笑。
  我大大咧咧地一边享受按摩,一边开心地和他们聊天。蔡徐坤一开始还懒洋洋的,聊了一会儿也兴奋起来了,下床和周锐一起跳起了ppap,钱正昊和秦子墨在上铺帮着和声。寝室大就是好啊,我们寝室光衣服都堆不下。
  我观望了一会儿,也不甘示弱地挤到周锐和蔡徐坤中间跟着跳。
  一直嗨到半夜,朱正廷挨个去寝室里捞我和贾斯丁,狂欢才结束。
  胡闹了一天,神清气爽地躺倒在床上的我,心满意足。
  心中暗暗鼓劲,明天也要好好努力。
 

评论(4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