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彦书

重修雪松

雪松 四


10
  讲真,虽然很感谢贾斯丁在我的低谷期,还是选择相信我pick我,但是我果然还是更加喜欢rap。
  比如ppap。
  特别是在看到了蔡徐坤演绎的ppap之后,这样的想法愈发强烈了。心中有一丝遗憾与苦涩。
  如果,我更加努力一点,更加刻苦一点,在之前两次测评中取得更好的成绩。
  他是不是就会选我了?
  但是之前的一切已成定局,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迫在眉睫的事情,只有把can't stop 唱到最好。
  不过这不影响我自娱自乐地跟着蔡徐坤跳ppap。可以说我对此抱着极高的热情。
  “哎,坤,刚才那个动作是怎么样的啊?”
  蔡徐坤闻言,无奈地叹了口气,但还是认真地把之前的动作给我演示了一遍,然后劝到:“好啦,已经很晚了,十七岁的小朋友应该睡觉了。”
  “可是我还想跳,拜托再陪我一下啊,我还不困!”
  “呵,正廷说你每天早上都赖床。”
  “卧槽他怎么什么都和你讲了?”那么丢人的事朱正廷都和别人讲的吗?
  “好了,去睡吧。”
  “那你明天晚上还会在吗?”我不死心地追问道,不过我觉得他肯定会在,毕竟他那么……
  “怎么可能?我都连着熬夜两天了,我平时九点钟就上床了。”
  “哈?”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。和我想的有点不一样啊?“等等,可我还想见你怎么办啊!”
  蔡徐坤有些诧异地看着我着急的神情。气氛一时变得微妙起来。
  我心里暗道不好,说了那么奇怪的话,正想怎么开口补救一下,就看见蔡徐坤抿唇轻笑一声:“好了,直接来我寝室找我就可以了啊。”
  “……哦。”

  回寝室之后,我还是忍不住唾弃自己闹得笑话,但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是后悔问了那么愚蠢的问题,还是说了那么暧昧的话。
  最后,我在胡思乱想中沉沉睡去,到最后也没想出个所以然。
11
  所以吧,第二天我又赖床了。
  为什么要让一个未成年的孩子那么早起床呢?我还是个孩子啊,才小学毕业六年呀。
  我觉得这要不好,就很bad。不想起床。
  "好好好我起了哥你别打了!"
  "那你倒是起呀!让一个人间仙子天天发火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"
  "呵呵……啊痛!"
  "起床!"

  窝在练习室里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,虽然确实很辛苦,但是脚踏实地,意外地让我满足。而且,我心里有一种冲动,想听见别人对我的表演由衷的赞叹。
  特别是我在意的那些人。
  所以再苦我也会咬牙坚持下来的。
  临近晚餐的时间,我和贾斯丁结伴到了ppap的练习室,准备等朱正廷一起吃饭。
  “喂你们两个为什么要坐在镜子前面?很碍眼啊拜托!”朱正廷不爽地喊到。
  “可是坐这里看你们排练比较有意思啊!”贾斯丁笑嘻嘻的回答。
  “对啊对啊我们还可以帮忙看队形是吧坤哥!”我不嫌事大地应和着。
  “没事的,正廷,就让他们坐着看好了。”蔡徐坤笑盈盈地说。
  “乖乖坐着别捣蛋听到没?”朱正廷无奈地妥协了。
  “好的知道啦!”
  苍天可鉴,我们真的很努力地试着克制自己,但是不搞事情,真的就觉得心里痒痒的。
  “哇哥,你都一把年纪了还装可爱。”
  “哈哈超油腻啊哥你自己看看啦!”
  “闭嘴!”
  “Can't stop me now~”我嘚瑟地唱起来。贾斯丁很快领会了我的意思,跟着哼了起来。
  我得意地看到蔡徐坤他们都忍俊不禁,周锐更是大喊:“朱正廷你弟弟也太可爱了吧!”
  “哪里可爱了,明明皮死了!”虽然那么抱怨,但是朱正廷还是忍不住翘起了嘴角。
  蔡徐坤体贴地说:“那我们今天就先练到这儿吧,大家都辛苦了,去吃饭吧。”
  “辛苦了辛苦了。”大家互相鼓劲,然后勾肩搭背地,一起欢欢喜喜地向食堂走去。
  大厂里的日子真的是单纯而美好啊。

评论(3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