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彦书

重修雪松

雪松 一

▲偶练现实向背景
▲坤丞
▲无三角关系坚持1v1除了坤丞全是兄弟情
▲重修完毕
1
  我很难过。
  虽然白天一直没心没肺地笑着。但心中一直堵的慌。
正廷哥有察觉到我的状态有些不对,私底下抽空安慰我不需要那么拼命,等级测评只是意外。
  虽然我当时嘻嘻哈哈地糊弄过去了,大笑着说,哎怎么会呢,我那么优秀,最开始只是太紧张了好吧!
  但其实我很清楚,有多期待展示自己,告诉全世界我是范丞丞,不只是姐姐的弟弟,就有多害怕被人否定,没有姐姐你就什么都不是。
  而且两次都是评级的结果都是D,这难道还不足以让我失望吗。
  如果说白天埋头练习,与小伙伴插科打诨时,我觉得过得也算蛮充实开心的。
  那每天熄灯以后,在室友都沉沉睡去之后,只有我清醒着。即使白天高强度的练习,让我的身体极度的疲倦,评级考试时的画面却会在脑海中一遍遍地重演,尴尬、委屈、惶恐,负面情绪在脑海中喧嚣吵闹。
   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
  “这就是范冰冰的弟弟呀,啧啧”“咦,不过如此嘛”“把一手好牌打成这幅德行”
  其实练习生们并没有那么说过。
  可是我就是觉得每个人都在这么想的。
  说到底,其实是因为我心里是这么想的。
  啊啊啊啊,我无声地咆哮着,睁开眼瞪着床板。半晌,恨恨地抓了抓脑袋,坐起了身。
  算了,去练习室吧。
  只有练习的时候,才能不再胡思乱想,才能偶尔相信一下,自己可能的确蛮优秀的。
  我蹑手蹑脚地起下床,没注意到背后朱正廷睁开了眼。
  我悄咪咪地带了上门,步履坚定地走向练习室。没听见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。
2
  在安静冷清的走廊里,我听到了ppap的伴奏,看到了隔壁练习室门缝中透出的光线。
  会是谁呢?
  我想着,和平时一样大大咧咧地扭开了把手,推开了门。
  其实后来,我也曾经想过,如果那一天我没有睡不着觉,或者说瘫在床上思考人生而不是决定去练习,再然后没有因好奇作祟打开隔壁的门,之后的一切,是不是都不会发生了?
  然后就不会有一颗心,在喜悦与失望中反复煎熬。
  但这些都不是现在的我会考虑的。
  所以我毫不犹豫地闯进了那扇门。
  然后看到了那个让我惦记了一生的那个人。
  那个人正对着镜子,背对着我。
  但就算不看镜中的脸,我还是一下子认出了他。
  毕竟这样成熟的台风,举手投足之间的自信,仿佛生来便是宇宙的中心,人群中的焦点。
  就像姐姐一样。
  也只有蔡徐坤了。
  他的发丝因为不断的练习凌乱不堪,练习服也皱巴巴的,整个人像从汗里捞出来一样。
  但是耀眼的让我根本移不开目光,就像往后一千次做过的那样,呆楞楞地看着那个忘情练习的人。
  怎么会那么好看呢?
  下一刻,我看着镜中的那个人抬起了头。
  明明只是一瞬间,却像旧电影一样一帧一帧在我眼前缓慢播放。
  深刻精致的眉眼,挺拔的鼻梁,抿着的唇。
  在目光交接的一刹那,我感觉心被刺了一个激灵,自卑的、懦弱的自己,在这样锐利的视线下,无所遁形。
  我纳闷着,明明平时含了一泓秋水般的温柔眼眸,居然可以像现在这样充满了攻击性,摄人心魂。
3
  我看见镜中的蔡徐坤也愣了楞,将动作收尾,干脆地转过了身。
  现在我不需要借镜子作为媒介看着他了,但他已经收敛了表情,恢复了平时随和的模样,刚才的那一眼仿佛只是我的错觉。
  蔡徐坤顿了顿,对我柔声道:“丞丞,怎么了,睡不着么?”
  被这样好看的眼眸注视着,我有点不知所措。而且在此之前,我和他也几乎没有什么交集。
  而且刚才——他有看出来我现在状态很差吗?
  算了,不管了,我大声嚷嚷着掩饰慌乱:“坤你已经很厉害了啊,怎么那么晚还在这里练习啊?”
  他轻声笑了笑,微微挑起眉:“喔,是吗?”
  他温柔而专注地盯着我,仿佛在说,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。
  显然他洞察到了一切。我有些心慌意乱。
  但是他并没有追问下去,调转了话头:“其实我没有那么厉害,这次这首歌的风格,我觉得有些难把控。”
  我反而有点失望了,我本来希望他会追问下去的。我确实也很想找个人聊聊近来的烦恼,但是和乐华的伙伴太过亲密,讲这些到显得矫情了,所以一直没勇气开口。
   其他也没几个练习生熟到让我想要谈人生的地步。
   当然,和蔡徐坤也不是很熟。
   所以。我在失望什么?
   我们甚至都没正经地聊过一次天。
   满脑子胡思乱想,让我一沉默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蔡徐坤叹了口气:“好啦,如果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和我说,么关系的。”
   我如蒙大赦。
    人总是会忍不住去仰望,去依赖强大的人。更何况那个强大的人那么温柔体贴。
    为什么不呢?为什么不将自己对身边人难言的惶恐困惑一一向他道出呢?
    倾吐的欲望战胜了一切,我将自己从开始到现在所有的惶恐不安,自责自卑,一股脑儿的倒了出来。
    刚开始只是对于发生的事的后悔自责,对未来的惴惴不安,到后来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撒娇埋怨。
    但他至始至终一直认真地倾听着,时不时还安慰几句,抛出一两个问题引导着我接着讲下去。
    不知不觉,我已经把底都掏光了。
    然后发现已经过去很久了,明明都已经那么晚了。
    他肯定也很累了吧。
    我有些内疚地同他道歉:“不好意思啊,没想到和你讲了那么久。呃,谢谢你能陪我聊天。你大概也很累了吧?”
   蔡徐坤灿若星子的眼睛闪了闪:“是的呀,我好困,没想到你那么能讲。”
    我顿时更加窘迫了,完全没想到他会那么直接地说出来,努力思考着如何开口缓解尴尬。
    突然,一只手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,帮我把垂下来的头发撇到了耳后。我闻到了他袖口雪松清冽的香气,接着耳边响起了他慵懒悦耳的声音:“所以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吧。”
   我愈发沮丧了,这场突兀的相处,所带来的短暂缘分,也会到此为止吗?
   然后就听到他再次开口,“如果以后你心里烦了,可以再来找我。”

  头昏脑涨地回到宿舍,我忽然开始怀疑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真的。
   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人啊,长得好,跳的好,长的好,还肯听我啰嗦了半天。
   然后开始质疑着他最后一句话的真假,以后还能再找他聊天吗?
   然而容不得我多想,睡意袭来,一颗焦灼不安的心第一次平静了下来,沉入黑甜的梦乡。

第二章链接在评论里

评论(8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