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彦书

重修雪松

雪松 八

▲现实向,偶练节目作为背景
▲第一人称
▲1v1没有任何三角关系
▲前文可以直接点进我的主页看,只有这一篇文很好找的放心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16
   确定组员之后,就要开始分配队长和center。
   说真的,等了那么久,我真的很想当这次舞台的center,我喜欢这首歌,我也有信心演绎好这首歌,最重要的是,我希望让我在意的人看到我最美好的一面。
   但是大家也都是那么想的。
   而且,相比较我已经获得的第三名,他们的排名都很危险,这甚至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表演的机会。
   所以,无论如何,我怎么也说不出口,我想竞选c位这句话。
   罢了,上一首歌我也当了center不是吗。
这次的机会弥足珍贵,还是留给他们好了。     毕竟我不想再经历离别了。
  至于我自己的话,我的话,应该不会被淘汰吧?
  我自嘲道,朱正廷知道了,估计要打我了吧。

  没想到的是,朱正廷知道我没有争取c位后,只是叹了口气:“没想到一个两个都那么佛。得了,你开心就好,好好加油吧。”语毕,便转身进了卫生间刷牙。
 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,用眼神询问贾斯丁和黄新淳。
  “那个,我们组吧,王子异把c位直接让给了我,”贾斯丁咧开了嘴,“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做,真的有点不好意思啊,但我还是笑纳了嘻嘻。”
  王子异吗?蔡徐坤和他好像蛮聊的来的吧?我一边从床上抽出睡衣,一边想到。
  就算不是c位,我也可以在舞台上发光发热的!

17
  然后现实却不大理想。
  李俊毅希望在very good中加入一些歌唱元素。
  但我觉得他加入的vocal元素太多了,让这首rap不太像一首rap。但是他们似乎都希望这样改,我不好意思反对,只好把异议默默压在心底,自我安慰道:说不定这样改会不错呢?
  可等到老师审核之后,我就没有办法再自欺欺人了。
  王嘉尔老师和欧阳靖老师非常直白地表达出了,他们对于歌曲修改方向的不赞同,rap组就应该唱rap。
  事后,我们组就歌曲修改再次进行讨论。
  我觉得,不能再沉默下去了,我提出了我不希望改歌曲的意愿。
  其实我很害怕和别人发生争执,如果可以一直愉快地相处,那我对许多事,即使不赞同,也不会提出异议。这导致我这次说出反对的话后,就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开口,把我的想法反对的原因说清楚。
  只剩一句没头没脑的,仿佛抱怨一般的,“我不想再改了。”
 
  听起来简直就像一个自私任性的熊孩子一样。
  我自嘲地想着,不忍再回想,后续讨论时的尴尬气氛。他们大概都觉得我对他们感到不满吧。
  总之大家心里都有了芥蒂,到最后也没有讨论出什么所以然。
  接下来的下午和晚上,我心情一直非常低落。
  晚上寝室里非常安静,完全没有平时吵吵闹闹的样子。贾斯丁意外的,看起来心情也不好,回寝室洗漱完,就蒙头睡觉了。
  他早上还好好的,甚至因为担任c位跃跃欲试啊。
  朱正廷悄悄和我解释,贾斯丁也没发挥好,训练时陷入了困境。
  身上承载着他人的期望,背负着别人因信任而托付的c位,却没能做好。
  贾斯丁一定很焦虑内疚吧。
  毕竟我也尝过这样的感觉。
  真是祸不单行啊。
  不知道蔡徐坤怎么样了,不过猜也能猜到,肯定一如既往地优异过人。
  想见他。

18
  似乎所有怯弱隐秘、难以启齿的小心思,在蔡徐坤面前总是能毫无顾忌地全盘托出。
  在把蔡徐坤从床上拖到走廊拐角的小阳台上,我噼里啪啦将一整天的烦恼顾虑倒出来后。
  我想要和组员表达出自己的意见,却又羞于开口。真的把反对说出口后,却又不知道如何理清思路组织语言,心平气和地说服对方。最后落得一个让他们觉得我在闹脾气的尴尬局面。
  “可是我真的没有闹脾气,我也想和他们好好讨论,但是不好意思开口,”我顿了顿,迟疑了一下,还是接着说道,“而且感觉和他们还不是很熟。”
  蔡徐坤挑了挑眉:“你们都喜欢一首歌,所以你们才聚在一起去演绎它,可不是看你们熟不熟来组队的。”
  “可是不熟的时候,我怎么好意思说出反对的话啊,万一他们不高兴怎么办?”
  “这和熟不熟没有关系的啊丞丞,如果你的想法足够明智有说服力,他们肯定会乐于听取你的建议的。”
  “所以我才说不出口啊,我就是在担心,担心我不能好好地把我的意思传达给他们啊!我害怕不但不能说服他们,反而吵起来呀,”我有些自暴自弃地说道,“既然如此,那干脆一开始就闭嘴不说了!”
  然后就落入了这样尴尬的局面。
  蔡徐坤默默地看着我,我瞪着眼回望着他。他的瞳孔像是柔软的法兰绒,映衬着窗外的橘色路灯,泛着温柔的光。而他眼里倒影的我,就像一只炸了毛的小兽。
  我忽然就后悔了,错的人明明是我,蔡徐坤好心好意地听我抱怨,认真地给我出主意,我有什么立场用这么重的语气和他讲话?对着别人胆小怯弱,一句不都不好意思说,对着他就这样任性尖锐?
  仗着人家对你好,你就这样无理取闹,你好意思么范丞丞?
  我垂下了眼,不敢再看他,低声说:“对不起,是我在迁怒。其实我生气的是自己,什么都做不好。我本来以为在can't stop 里面,自己已经足够勇敢了,结果我还是老样子,懦弱不自信,羞于展现自己。”
  我听见蔡徐坤无奈地叹了口气,他对我失望了吗?然后我就被他温柔地搂住了,他的手安抚性地捏了捏我的脖子,我把脸埋在他肩膀上,闻到了他身上温暖干净的雪松的气息。
  “好了,别难过了,你知道我不会怪你的。”
  “嗯。”我闷闷地回答,泛着低沉的鼻音。
  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想要转头看我的脸,但他终究没有转过来,只是把放在我背上的手又收紧了一些。
  然后他用温和低缓地语气,帮我整理了我想要和李俊毅他们说的话。
  我刚才说了一大堆话,想到哪儿说到哪儿,乱的一塌糊涂,他居然全记住了。
  我也想成为他这样的人,在舞台上绚丽夺目,刺得人睁不开眼,却也移不开眼。在私底下,又温柔体贴的过分。
  我很依赖妈妈姐姐她们。她们一直是睿智又温柔的,但是也经常严厉地指出我的不足,我对她们一直又敬又爱。
  但是蔡徐坤不一样,我好也罢,坏也罢,他永远都是认真地鼓励我,温和地安慰我。有时候还会小小地逗逗我。明明才相处了那么短的时间,我却把他当作多年的好友一般信赖。
  真庆幸可以遇到他,体贴又可靠,我比贾斯丁幸运多了。
  “……好了,我差不多帮你把你想和他们交流的想法理了一遍,所以明天放心和他们说明白好了。大家都是理智的成年人,他们会理解你的。”
  “哪有,我今年的生日还没过呢。”
  “喔,不哭啦,都有精力和我皮了?”
  “我才没有!”
  “是吗,那没成年的宝宝,这个点好回去睡了吧。”
  “可我还不想走啊。”
  “?”
  “……我还想和你待一会儿,缓缓再回寝室。”
  “还想和我聊什么呢?”
  “什么都可以。”
  “那我就随便谈喽。”
  “谢谢。”
  “嗯?你说什么,我没听见?”
  “没什么,你继续说。”
  
  谢谢,能遇到你,真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不好意思,又来晚了,一方面确实事情多,另一方面,我确实在纠结这章该怎么写。
  首先,小孩确实不是在和李俊毅他们闹脾气,我推断,他一开始就是不好意思反对他们的修改方式,之后听到老师的否定心里肯定也不好受,所以终于鼓起勇气把自己的反对说出了口,然后又泄气了,担心他们以为自己不满他们,不知道该怎么心平气和地和他们讲道理,害怕会引起争执。毕竟这个小孩希望大家可以一直开开心心地相处,讨厌也害怕争吵。
  第二点,小孩和坤坤的感情线,我也不知道怎么拿捏,心里大概有数但是小学鸡文笔不知道怎么表达。感情进展到这儿,其实连暗恋都搭不着边吧其实。小孩到现在已经非常非常信赖坤坤的,把坤坤当做了一个特别的人,但是无关爱情。坤坤么,不好意思,第一人称我也不好说嘻嘻嘻,当然肯定也无关爱情。虽然有拥抱,但目前为止也只是安抚性质的。但我觉得就算这样还是很甜了啦。而且打着坤丞tag大家放心不会有什么大三角之类的。
  他们的爱情里只会有他们两个。
  就这样吧!

雪松 七

不好意思,来晚了( •ิ_• ิ)
▲现实向,偶练节目作为背景
▲第一人称
▲1v1没有任何三角关系
14
   距离100进60的结果公布了,但我完全没想到自己能拿到第三,虽说拿到这样的名次还是很开心的。
  但是我揣度自己身上有什么能被别人喜欢的地方,dance不用说了,我还是知道自己的薄弱的,vocal虽说发挥超常,但是比我优秀的也大有人在。
  思来想去,我还真的想不出自己有什么能被大家支持的地方。
  “丞丞很可爱呀,选你很奇怪吗。”蔡徐坤笑眯眯地讲。
  “哎呀说正经的,怎么可能因为那么肤浅的理由就选我啊。”我抱怨道。
   “哪里肤浅了,一个人可以给别人带来快乐,哪有那么容易做到啊?喜欢一个人,难道不就是因为喜欢他,自己会觉得开心吗?”
  “那你和我相处觉得开心吗?”话脱口而出,说完才觉得有些暧昧。
  但是蔡徐坤好像没察觉到不妥,继续笑着回答:“很开心呀,就是你有时候实在太皮了,周锐和我抱怨你老是打他。”
  “我打他是因为我喜欢他呀!”
  “这是什么奇怪的说法?喜欢他不是应该和他好好相处吗?”
  我有些语塞,不知道该怎么形容:“就是,很喜欢他,然后,就有种冲动想做些什么……啊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我喜欢他啦!”
  “哎,那你怎么没有打过我,不喜欢我吗?”
  “才没有!你们不一样啊!”我着急地辩解。
  “喔,哪里不一样?”
  “就是,那个……反正不一样啦!”
  蔡徐坤没说么,一如既往温柔地笑着,抛出了另外一个话题。
  反倒是我自己,被这个问题难住了。
  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?
  在我低谷期给我了前进的勇气?
  一个和姐姐一样,耀眼的,让我憧憬追逐的对象?
  都有,但我又觉得不止这些理由。
  算了,反正我喜欢和他待在一起就是了。
15
有很多人离开了,虽然有点不舍,但是我也要向前看了。
  张pd今天布置给我们的任务,是明确自己在团队里的定位,选择适合自己的位置,适合自己的歌曲。
  公布三大类的比赛歌曲的时候,我的目光马上定在了rap的四首歌上。
  想到这儿不禁有些唏嘘,最开始的机会被自己浪费了,之后又被填充在vocal的位置上,比赛到现在,我一次都没有接触自己真正喜欢擅长的东西。所以这次说什么都要选择rap!
  但是选择哪首歌,我还真没什么头绪。
  这时,我听到蔡徐坤喃喃道:“巴比龙很酷。”
  他喜欢这个类型啊?但我好像不是很适合。
  一直到我站在桌子前面选择歌曲的时候,我还是没决定好选择哪首。
  纠结了半天,甚至自暴自弃地想,干脆直接选巴比龙算了,就算自己唱不好蔡徐坤也会帮我的吧!
  不过我马上又打消了这个念头,虽然我想要站在他的身边,但不能以这种理由和方式。而且,有一种很难描述的一种心情,感觉我还需要锻炼,才能和他站在一起。
  心里飞速地过着几首歌的旋律,比较着优势劣处。
  时间之久,表情之纠结,神态之抓狂,摄影师大哥都忍不住笑了。
  手在四张牌子上空犹豫了许久,心中隐隐有了答案。Very  good,我抓起牌子扭过头就走,害怕一转身又会后悔。
  然后吧,我高高兴兴地往里走,想看看蔡徐坤有没有选巴比龙。
  然后我看到蔡徐坤和陈立农都站在very good的队列里。
  我的天老爷啊,那一刻我真的完全无法控制长大的嘴,卧槽,这是什么修罗场啊?蔡徐坤怎么没选巴比龙?
  我颤抖着指着他们:“你们?”
  虽然我的表情已经很蠢了,应该可以提供给他们莫大的乐趣了,但是他们还是尽职尽责地把戏演完了。呵,掌声送给他们。
  等他们欣赏完我的蠢样之后,终于大发慈悲地拿出了牌子。
  然后他们还想骗我第二次。呵,愚蠢。我告诉你们我就是这个表情!
  “我就知道你选巴比龙!快换回去!”我对着蔡徐坤叫到。
  完全没想到,蔡徐坤陈立农他们这样,看着那么可靠的人都会搞事情。因为之前发生的事,讲真的我一直超相信蔡徐坤的话。然后今天我就被骗了。
  之后,我们再骗贾斯丁,他就没上当。
  我不信邪的接着去骗朱正廷,也失败了。
  卧槽就我上当了啊?以前都是我捉弄别人的啊!
  冷漠。
  再之后,又进来了30多个人。
  小鬼没选very good ,杰哥没有,徐圣恩没有。妈耶林彦俊居然都没选rap去vocal了?!他们是不热爱rap了吗??我觉得这样真的不好,就很bad。
  一开始不觉得什么,但伴随时间流逝,旁边都热热闹闹的,但我身后空无一人。
  我无聊地转头,看到别人都已经开始讨论自己对于歌曲的见解设想了。
  不禁有些落寞孤单。
  蔡徐坤注意到了我的目光,朝我笑了笑,给了我一个安抚的眼神。
  嘿嘿,心情稍微好了一些,有一种微妙的,被人关心的满足感。
  打起精神,接着等待。
  最后的最后,我终于等到了我的队员。呃,其实和我都不是非常熟。而且,我有点奇怪,李俊毅为什么都没有选vocal,来rap组了?
  感觉有一点,失落,因为好像只有我对这首歌满怀热情,是因为喜欢它才选它的。但是,其他人大概是别无其他选择了,才选这首歌吧。
  不过,既然他们做出了这样的选择,我相信他们一定会认真对待的这首歌的。
  总之,最开始的我,真的非常乐观,未来看起来那么有趣美好。

   抱歉啊,好久没更新了,主要因为处于考试周,背书背到头秃。。。这周六晚上会恢复更新,虽然我文笔渣,但是一定会坚持把这个故事写完的!
  一开始想写这篇文,只是因为两个萌的不得了的脑洞,斟酌了一下渣文笔和萌脑洞之后,最后还是厚脸皮地开始写了,完全没想到还会有人追,真的非常感谢!
  说实话,我现在都不敢看之前写的几章,实在是太羞耻了。写文真的是一件幸福又艰难的事,幸福是因为可以把自己想说的故事写出来,还有人愿意看;艰难是因为他们那么美好,我心中的故事那么有意思,我写出来的却不是太平淡就是太油腻。
  真的是非常遗憾呀。
  写文的时候,想的最多的就是,他们会怎么做,他们会怎么想,所以有反复看偶练和花絮,有时候确实能有意外的发现和见解。
  就比如very good练习时的孤儿剪辑,当时看的时候只是觉得很过分,把fcc剪成一个任性的孩子,但是在写文之后再去看,感觉就有了不一样的理解,这点后文也会写到。
  再就是看周锐的访谈的发现,cxk的睡觉习惯,九点上床十二点醒来拉人聊人生,真的太可爱了,然后就有了福西西窜寝的那章。
  啰啰嗦嗦写了半天,总而言之,我会努力把雪松这篇文写完写好的!再次感谢你们的宠幸!

雪松 六

第六章
  ▲现实向,偶练节目作为背景
  ▲第一人称
  ▲我想塑造的福西西,是一个开朗但敏感,贪玩却也努力的少年。所以不会娘化,也不会把福西西描写成懵懂天真的小白兔。硬要比喻的话,应该是金毛吧,活泼健气温暖可爱的外表下隐藏着雪橇三傻纯正高贵的血统,热衷搞事情。台上范丞丞台下福西西。
  ▲文笔很差,上一点可能写不出来,所以才需要特别说明( •ิ_• ิ)
12
  我痴长了十七岁,却没有做成一件事。
  弹钢琴是为了父母,出国是因为叛逆,努力是因为姐姐的光芒不得不前进。
  在此之前,我好像一直没有什么,抓心挠肝地想要做成的事。
  但是现在有了,我从未像现在一样清楚,我内心的渴望——我想当练习生,我想出道。
  所以,休息的时候怎么胡闹都行,练习的时候一分钟都不能懈怠。
  毕竟,我真的,真的非常需要在can't stop的舞台上证明自己。
  可是,对成功的期待越大,对失败的恐惧就越深。只要一想到再一次在舞台上失声的可能,我就会一次次地被焦虑和害怕的情绪淹没。
  幸好,每次被“搞砸”的念头压的喘不过气的时候,我仿佛就能看到,那天晚上蔡徐坤专注而温柔的目光,鼻尖仿佛还能嗅到雪松的清香。那天蔡徐坤庄重认真的话语也犹在耳边:“如果你表演的时候感到慌张,那说明你练的还不够久。”
  那么,只要我练的够久,就不会再慌张了。
  这次,我不会再哭了。
13
  然后那天就到了。
  但我还是害怕,前面两次的失败给我的影响,比想象中还要大。
  即使彩排非常之顺利,李荣浩老师还给予了我极高的评价,我还是很怕。
  如果在被夸奖之后,再失误,那真的是……
  我不想让他们失望,老师也好,同伴们也好,蔡徐坤也好。
  化完了妆,我一个人低头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,拼命地给自己做心里建设。
  我听见有人在清嗓子,我听到有人在给队员打劲,我听见有人最后一次叮嘱舞台上要注意的要点……
  耳边纷纷扰扰,心中浑浑噩噩。
  完了,以这样的状态,根本没有办法好好完成表演。
  突然,沙发往下沉了沉,身边坐下了一个人,我不由自主地转头去看来者的脸,虽说我已经知道了他是谁,毕竟雪松的香水一嗅便知。
  但我还是想凑近看他,想要从他的身上索取安慰和力量。
  然后,我感觉到我的后颈被蔡徐坤温柔地捏了捏,他的声音也一如既往的悦耳温柔:“你可以的丞丞。”
  耳边嘈杂的声音在淡出,像沸水一样嗡鸣的脑海也平静了下来。
  我可以的。
  我可以的。

  后来的演出,和蔡徐坤说的一样顺利。
  我真的全情投入到了歌中,往日的委屈、不甘、彷徨、焦虑,都被我宣泄在了其中。
  在曲子的末尾,我忽然想到了程潇老师的话,这首歌真的是很伤感呀。
  但是都过去了。
  唱完最后一句歌词,我的嘴角无法抑制地上扬,最黑暗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,而无论未来会面对什么,我都有战胜它的自信与勇气。
  而且,我并非孤身一人。

雪松 五

  忽然就有了点瞎写点啥的欲望,然后就写了。
  有点短小嘻嘻。
11
  昨天蔡徐坤说过想找他,尽管去他寝室好了,所以我洗完澡,套上睡衣就去找他了。
  结果他居然已经睡觉了?站在床前,看见一排衣服后面窝在被窝里酣眠的蔡徐坤,我陷入了沉思。
  昨天他说他九点就上床的时候,我以为他只是夸张了一下。
  肩膀被搭上了一只手臂,我转过头,看到了周锐放大的脸,他说:“你进门的时候我就告诉你他睡了,你还不信。”
  “拜托哪个有志青年会那么早睡啊,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吧!”
  钱正昊从隔壁上铺直起了腰,怂恿到:“要不你把他叫醒算了。别看他现在睡得那么死,半夜就起来在我们床头蹦迪。”
  “是啊是啊,巨讨厌啊,十二点我们也准备上床了,他就拉着我们让我们陪他谈人生。”秦子墨也控诉道。
  “我觉得他可能对早睡早起有什么误解。你们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帮他调整一下作息啊?”周锐提议道。
  另外两个人也点头纷纷表示赞同。
  “择日不如撞日,要不就今天吧!”我也兴奋了起来,体内搞事情的冲动愈演愈烈。
  “ojbk!”
  下一刻我就撩起了充当床帘的衣服,飞扑在了蔡徐坤的床上,下一秒蔡徐坤抽痛地低吟道:“我靠……”
  我直挺挺地趴在蔡徐坤肚子上,脸埋在松软的棉被上,被雪松的香味和棉絮温暖的味道包围着。
  我满足的叹了口气,好舒服啊,不想起来。然后笑着喊到 :“哥起来嗨啊!”
  “……丞丞你先起来。”
  我恋恋不舍地坐到床沿上继续嚎:“哥起来嘛起来嘛!”
  蔡徐坤蹙眉,挣扎着坐起来身,眯缝着眼,一脸郁卒:“怎么了吗?”
  “没什么啊,就是想来找你啊!”
  “……要不你先去闹周锐吧,他按摩很舒服的。我就坐着陪你聊好了……”
  “真的嘛,锐哥!你还会按摩啊?我今天腰超酸啊!”
  “服了你了蔡徐坤,你着手祸水东引玩的很6啊!”
  “承让承让。”
  “啊,锐哥,按一下按一下嘛!”
  “服了你们了,到我床上去吧。”
  “呦吼!”
  “哇锐哥我也想要!”
  “我也是我也是!”
  蔡徐坤靠在墙上,头微微后仰,慵懒地看着我们笑。
  我大大咧咧地一边享受按摩,一边开心地和他们聊天。蔡徐坤一开始还懒洋洋的,聊了一会儿也兴奋起来了,下床和周锐一起跳起了ppap,钱正昊和秦子墨在上铺帮着和声。寝室大就是好啊,我们寝室光衣服都堆不下。
  我观望了一会儿,也不甘示弱地挤到周锐和蔡徐坤中间跟着跳。
  一直嗨到半夜,朱正廷挨个去寝室里捞我和贾斯丁,狂欢才结束。
  胡闹了一天,神清气爽地躺倒在床上的我,心满意足。
  心中暗暗鼓劲,明天也要好好努力。
 

雪松 四


10
  讲真,虽然很感谢贾斯丁在我的低谷期,还是选择相信我pick我,但是我果然还是更加喜欢rap。
  比如ppap。
  特别是在看到了蔡徐坤演绎的ppap之后,这样的想法愈发强烈了。心中有一丝遗憾与苦涩。
  如果,我更加努力一点,更加刻苦一点,在之前两次测评中取得更好的成绩。
  他是不是就会选我了?
  但是之前的一切已成定局,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迫在眉睫的事情,只有把can't stop 唱到最好。
  不过这不影响我自娱自乐地跟着蔡徐坤跳ppap。可以说我对此抱着极高的热情。
  “哎,坤,刚才那个动作是怎么样的啊?”
  蔡徐坤闻言,无奈地叹了口气,但还是认真地把之前的动作给我演示了一遍,然后劝到:“好啦,已经很晚了,十七岁的小朋友应该睡觉了。”
  “可是我还想跳,拜托再陪我一下啊,我还不困!”
  “呵,正廷说你每天早上都赖床。”
  “卧槽他怎么什么都和你讲了?”那么丢人的事朱正廷都和别人讲的吗?
  “好了,去睡吧。”
  “那你明天晚上还会在吗?”我不死心地追问道,不过我觉得他肯定会在,毕竟他那么……
  “怎么可能?我都连着熬夜两天了,我平时九点钟就上床了。”
  “哈?”我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。和我想的有点不一样啊?“等等,可我还想见你怎么办啊!”
  蔡徐坤有些诧异地看着我着急的神情。气氛一时变得微妙起来。
  我心里暗道不好,说了那么奇怪的话,正想怎么开口补救一下,就看见蔡徐坤抿唇轻笑一声:“好了,直接来我寝室找我就可以了啊。”
  “……哦。”

  回寝室之后,我还是忍不住唾弃自己闹得笑话,但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是后悔问了那么愚蠢的问题,还是说了那么暧昧的话。
  最后,我在胡思乱想中沉沉睡去,到最后也没想出个所以然。
11
  所以吧,第二天我又赖床了。
  为什么要让一个未成年的孩子那么早起床呢?我还是个孩子啊,才小学毕业六年呀。
  我觉得这要不好,就很bad。不想起床。
  "好好好我起了哥你别打了!"
  "那你倒是起呀!让一个人间仙子天天发火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"
  "呵呵……啊痛!"
  "起床!"

  窝在练习室里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,虽然确实很辛苦,但是脚踏实地,意外地让我满足。而且,我心里有一种冲动,想听见别人对我的表演由衷的赞叹。
  特别是我在意的那些人。
  所以再苦我也会咬牙坚持下来的。
  临近晚餐的时间,我和贾斯丁结伴到了ppap的练习室,准备等朱正廷一起吃饭。
  “喂你们两个为什么要坐在镜子前面?很碍眼啊拜托!”朱正廷不爽地喊到。
  “可是坐这里看你们排练比较有意思啊!”贾斯丁笑嘻嘻的回答。
  “对啊对啊我们还可以帮忙看队形是吧坤哥!”我不嫌事大地应和着。
  “没事的,正廷,就让他们坐着看好了。”蔡徐坤笑盈盈地说。
  “乖乖坐着别捣蛋听到没?”朱正廷无奈地妥协了。
  “好的知道啦!”
  苍天可鉴,我们真的很努力地试着克制自己,但是不搞事情,真的就觉得心里痒痒的。
  “哇哥,你都一把年纪了还装可爱。”
  “哈哈超油腻啊哥你自己看看啦!”
  “闭嘴!”
  “Can't stop me now~”我嘚瑟地唱起来。贾斯丁很快领会了我的意思,跟着哼了起来。
  我得意地看到蔡徐坤他们都忍俊不禁,周锐更是大喊:“朱正廷你弟弟也太可爱了吧!”
  “哪里可爱了,明明皮死了!”虽然那么抱怨,但是朱正廷还是忍不住翘起了嘴角。
  蔡徐坤体贴地说:“那我们今天就先练到这儿吧,大家都辛苦了,去吃饭吧。”
  “辛苦了辛苦了。”大家互相鼓劲,然后勾肩搭背地,一起欢欢喜喜地向食堂走去。
  大厂里的日子真的是单纯而美好啊。

雪松 三

▲偶练现实向
▲坤丞
▲重修完毕
  7
  当天晚上,我拉上贾斯丁,决定迈出探索世界的第一步。
  首当其冲的就是蔡徐坤的寝室。
  想想就有点小激动。
  然而敲开寝室门后,从开门的秦子墨嘴里,我们得知蔡徐坤还在练习室训练。
  我还来不及思考是否去练习室逛逛,就被贾斯丁拉着去串其他寝室了。
  然后吧,大家都超奈斯,虽然一开始还惦记着蔡徐坤,但是玩嗨之后我就完全忘了蔡徐坤那茬事。
  最后我和小鬼朱星杰一人一段solo,嗨到舍不得出他们寝室,被闻风而来的朱正廷扯着帽子拉了回去。仍不忘抱着一堆从一个个寝室搜罗来的零食。
  啊,这就是美好的人生吧。
  有点后悔没有早点去串寝。
  但不知道蔡徐坤在干嘛。
  不会还在训练吧?
  等到洗漱好摊床上之后,昨天晚上在练习室与蔡徐坤相处的画面,一幕幕涌上心头。
8
    我低头垂目,不敢看他,沮丧地感叹:“我努力了那么久,准备了那么久。结果最后还是把一切都搞砸了。”
    然后,我闭嘴等着蔡徐坤的回答。说实话,现在的状况下,我看不到蔡徐坤的表情,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    他没有马上回答我。这样的沉默让我有些不安。
    但没有让我等太久,我听到他说:“你还没准备好面对别人的目光?”
     我诧异地抬头看他,他也在看我。
     “你害怕舞台。”
     他的语气柔和而坚定。
     我诧异地瞪大了眼睛,我完全没想到他会这样直接指出我的懦弱,而且一针见血。
      之前其他人安慰我的时候,全都千篇一律地说,我已经够好了,只是太紧张罢了。下次一定会好的。
      但事实上,我害怕面对别人审视的目光,少年的自尊心也强,害怕出错,便处处拘谨小心,结果,反而放不开手脚,越错越多。
      好听的话听多了,我倒开始委屈起来了。
      “你不需要这样自责,我也没有在责备你。新人一开始都会这样,慢慢地就好了。”
      “那我该怎么办呢?”
      “练习,一直练。直到你不管被多少人注视着,即使慌张,也能从容地发声,优雅地舞蹈。”
      “就像你一样吗?”话脱口而出,我有点窘迫,慌乱地解释到,“我真的就是觉得你的演出非常精彩,台风特别棒……”
      “没事的,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蔡徐坤笑着说,“而且,听到你这样夸我,我也很开心。”
      蔡徐坤的脸,其实属于冷艳的那一挂里的。但是他带着笑,看着我,就像放晴的冬日里,洒在雪松枝杈上的阳光,温暖而轻柔,让我忍不住全心全意地相信他、依赖他。
      我直起了腰,认真地说:“和你讲话我也超开心!”
      他一愣,然后笑倒在地。我似乎戳中了他的奇异的笑点?
     他边笑边断断续续地说: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但是你严肃的表情真的好可爱啊!”
     结束了回忆,我决定去练习室看看。
     希望他还在吧。
9
     他果然在,认真地重复着每一个动作。
     他的强大优雅,从骨子里透出的从容自信,确实不是没有理由的。
     不知道是多少个这样不眠的夜晚,才铸就了这样优秀到耀眼的他。
     我靠着墙角,抱膝坐下,等蔡徐坤休息。
     一曲终了,蔡徐坤凑到我身边坐下,一阵雪松的味道掺着汗味,扑面而来。
     意外的性感呀。这大概就是男人的浪漫了吧。
     蔡徐坤捞过一瓶水灌了几口,侧头看向我:“你来了正好,朝我笑一下。”
     我还沉浸在自己的脑洞里,一时间被蔡徐坤奇怪的要求难到了,脑子转不过弯来,呆愣愣地长大嘴:“啥?”
     “哎,ppap走的是可爱风,正廷没和你讲吗?”
     我顿时回想过来,朱正廷似乎和我抱怨过蔡徐坤心里有个坎,扮不出可爱的样子。
     “哈,我就不用担心了,毕竟我可爱的浑然天成。”脑子里顺带回忆起了朱正廷嘚瑟的样子与语气。
     我顿时明白了蔡徐坤的意思:“哇你觉得我可爱!我哪有像朱正廷那样啊,天天恶意卖萌!”
     “哪有,朱正廷确实很可爱吧。但是你和他的可爱不一样。”蔡徐坤顿了顿,继续说到:“你是一种,充满少年感的可爱,清爽开朗。”
     我抑制不住笑意,咧开了嘴道:“是吗?”
     蔡徐坤也忍俊不禁:“对,就是这样的笑,非常可爱,让人也想跟着笑。”
     “嘿嘿!”
     “那么范老师,怎么样才能笑的和你一样可爱呢?”
     我看着他说:“其实吧,我觉得,你不需要故意装可爱,只要是是发自内心的微笑,都会让人觉得很舒服很开心。就是,就是……啊我也不知道怎么讲,反正你只要用你最舒适的状态,心里想一些开心的事情就可以了。”
     “哦,是吗?”
     “呃,然后再加一些俏皮的小动作?”
     “比如?”
     “点点脸颊眨眨眼之类的?”
     “可以,听起来不错,”蔡徐坤眨眨眼,“谢谢老师。”

 

雪松 二

▲偶练现实向
▲坤丞
▲至始至终1v1
说真的,我有点后悔用第一人称了。
福西西开朗到有点safufu的性格,看土偶的时候感觉真的超可爱,我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被这个圈粉的。
但是用第一人称写的时候,就感觉:妈耶,好智障啊,怎么会那么智障啊,尴尬得我脑仁痛。
但是为了不ooc,大家,忍忍吧,想想这是福西西,就觉得没有违和感了。

4
   第二天早上,我就后悔了。
   觉么不睡,牛逼么吹吹。
   “啊啊啊我不想起床哥你别拉我了!”我气若游丝地呻吟着,把头蒙进被子,向墙角缩去,企图逃开朱正廷的魔掌。
   “快给我起来!”朱正廷恨恨地吼道,加大了拽我被子的力气,“还是说你想要我把你拍醒?”
   我就想不通了,长得和个仙子一样,手劲怎么那么大脾气怎么那么爆?看人家蔡徐坤,长得好看脾气也好。
  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,我忽然有些纳闷,朱正廷怎么不说话了?然后就听到朱正廷在我耳边轻轻地说:“丞丞啊,昨天晚上,你去哪儿了?”
  一个激灵,睡意烟消云散,我顿时醒了,瞪大眼睛想看清朱正廷的表情。
  朱正廷似笑非笑的,看的我寒毛直竖。不会吧,被他发现了?
  “睡不着,然后吧,那个,就去练习室转了转。”
  朱正廷眯缝着眼,似乎在揣度着回答的真假。
  “哎呀就是稍微练习了下啊!”我有些紧张,心底莫名地不想让他知道。虽然想想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,但就是固执地不希望第三个知晓。
   不然,我该怎么解释,自己居然对一个没说过几句话的人,吐了大晚上苦水?
   终于,朱正廷转过了身:“行吧,快起床了。”
   这就糊弄过去了?不过也对,正廷只看见了我出寝室门,其余的他怎么可能知道。
   想到这儿,我开始有点好奇,不知道今天和蔡徐坤见面时,他脸上会是怎样的表情。应该会和原来不一样吧,毕竟昨天晚上聊了那么久啊。

5
  说实在的,跟众人朝夕相处了那么久,按我一贯的性格来看,应该已经和大半的人玩熟了。但事实并非如此,接连两次评级失败的阴影在我心中挥之不去,让我没有心情也没有余力花在交际上。我甚至都不想在导师和摄像机面前晃。
  所以,直到现在,我的小圈子里,还是只有乐华的同伴们,顶多加上新组队的can't stop 的队员。
  所以今天也不出意料,在食堂吃早饭的时候,我还是挨着乐华的同伴坐。
  我边吃边和贾斯丁插科打诨,朱正廷看着我们脑仁痛,不时催我们两句,叫我们好好吃饭别闹。黄新淳则体贴地提醒我们别噎着。
  快吃完的时候,蔡徐坤走了过去,我顿时精神百倍,虽然有些羞涩突兀,但我还是兴奋地向他招了招手。
  没想到蔡徐坤也笑了起来,眉眼弯弯地对我点点头。
  我愈发激动了,他对我的态度果然和以往不一样,手也挥得更加欢快了。
  贾斯丁诧异地说:“范丞丞你什么时候和蔡徐坤那么熟了啊?”
  我傻笑着收手,又转过头去死命揉他头:“嘻嘻我们关系一直很好!”
  贾斯丁抱怨道:“范丞丞你别搞事情啊!我的头发都被你揉乱了!”
  我暗自下定决心,有空要去串寝,早日把蔡徐坤收入我的兄弟团。
  没有休息到朱正廷若有所思地盯着蔡徐坤离去的背影。
  早餐的时间就这样在打打闹闹中过去了。
6
  朱正廷发觉,过了一个晚上,蔡徐坤的舞蹈似乎愈发熟练了。
  虽说之前就已经很好了。
  真的是个非常努力的人啊。估计又熬夜练习了吧?
  等等,熬夜?
  他会不会碰上范丞丞了?
  一想到早上小孩可疑的表现,朱正廷越发确信自己的猜测。
  哎,小朋友到叛逆期了,有自己的小秘密都不肯和哥哥讲了,希望贾斯丁到时候——呵呵,他已经很皮了。
  真的是有点惆怅呀。
  朱正廷斟酌了下语言,坐到蔡徐坤身边,开口道:“昨天晚上熬夜练习了吧?虽然表还是情看不出有多可爱,但是动作的balance又到位了很多啊。”
  蔡徐坤无奈地向后倒在墙壁上,仰头看着头顶的日光灯,说:“哎,我也很尴尬呀,到底怎么样才能可爱起来呢?”
  “我觉得丞丞就很蠢萌呀。你昨天晚上应该碰到他了吧?这个孩子因为之前的事,最近心情一直不好,昨晚也失眠了。”
  “嗯,发觉了啊,确实是个单纯有趣的孩子。”
  呵,果然,朱正廷暗暗想到,嘴上说道:“你们昨天有聊什么吗?刚才他碰到你手舞足蹈的,好久没看见他那么高兴了。”
  蔡徐坤微微颔首,像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了一样,勾了勾唇角:“聊他之前两次测评有多难过呗,我说的无非是一些安慰鼓劲的话,没想到对他帮助那么大。”
  “承蒙照顾了,他今天的心情确实好多了。之前我忙于自己的事情,都没花太多心思关注他,这是我作为队长的失职。”
  “别那么说,说真的和他聊天我的心情也好多了。”
  蔡徐坤顿了顿,忍不住又补充了一句:“真的是个很有趣的孩子。”
  朱正廷失笑:“那是因为你和他接触还不够多,别看他现在纯良又可爱,其实皮的来要死,再加上个贾斯丁别提有多闹腾了!”
  蔡徐坤跟着笑了起来:“怎么办,听你那么说我觉得更可爱了。”
  朱正廷止住了笑,正色道:“不管怎么说,真的谢谢你了。如果,我说如果,你以后有空,我希望你能多开导一下他。”
  蔡徐坤也认真地回答:“一定。”
第三章了解在评论里

雪松 一

▲偶练现实向背景
▲坤丞
▲无三角关系坚持1v1除了坤丞全是兄弟情
▲重修完毕
1
  我很难过。
  虽然白天一直没心没肺地笑着。但心中一直堵的慌。
正廷哥有察觉到我的状态有些不对,私底下抽空安慰我不需要那么拼命,等级测评只是意外。
  虽然我当时嘻嘻哈哈地糊弄过去了,大笑着说,哎怎么会呢,我那么优秀,最开始只是太紧张了好吧!
  但其实我很清楚,有多期待展示自己,告诉全世界我是范丞丞,不只是姐姐的弟弟,就有多害怕被人否定,没有姐姐你就什么都不是。
  而且两次都是评级的结果都是D,这难道还不足以让我失望吗。
  如果说白天埋头练习,与小伙伴插科打诨时,我觉得过得也算蛮充实开心的。
  那每天熄灯以后,在室友都沉沉睡去之后,只有我清醒着。即使白天高强度的练习,让我的身体极度的疲倦,评级考试时的画面却会在脑海中一遍遍地重演,尴尬、委屈、惶恐,负面情绪在脑海中喧嚣吵闹。
   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
  “这就是范冰冰的弟弟呀,啧啧”“咦,不过如此嘛”“把一手好牌打成这幅德行”
  其实练习生们并没有那么说过。
  可是我就是觉得每个人都在这么想的。
  说到底,其实是因为我心里是这么想的。
  啊啊啊啊,我无声地咆哮着,睁开眼瞪着床板。半晌,恨恨地抓了抓脑袋,坐起了身。
  算了,去练习室吧。
  只有练习的时候,才能不再胡思乱想,才能偶尔相信一下,自己可能的确蛮优秀的。
  我蹑手蹑脚地起下床,没注意到背后朱正廷睁开了眼。
  我悄咪咪地带了上门,步履坚定地走向练习室。没听见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。
2
  在安静冷清的走廊里,我听到了ppap的伴奏,看到了隔壁练习室门缝中透出的光线。
  会是谁呢?
  我想着,和平时一样大大咧咧地扭开了把手,推开了门。
  其实后来,我也曾经想过,如果那一天我没有睡不着觉,或者说瘫在床上思考人生而不是决定去练习,再然后没有因好奇作祟打开隔壁的门,之后的一切,是不是都不会发生了?
  然后就不会有一颗心,在喜悦与失望中反复煎熬。
  但这些都不是现在的我会考虑的。
  所以我毫不犹豫地闯进了那扇门。
  然后看到了那个让我惦记了一生的那个人。
  那个人正对着镜子,背对着我。
  但就算不看镜中的脸,我还是一下子认出了他。
  毕竟这样成熟的台风,举手投足之间的自信,仿佛生来便是宇宙的中心,人群中的焦点。
  就像姐姐一样。
  也只有蔡徐坤了。
  他的发丝因为不断的练习凌乱不堪,练习服也皱巴巴的,整个人像从汗里捞出来一样。
  但是耀眼的让我根本移不开目光,就像往后一千次做过的那样,呆楞楞地看着那个忘情练习的人。
  怎么会那么好看呢?
  下一刻,我看着镜中的那个人抬起了头。
  明明只是一瞬间,却像旧电影一样一帧一帧在我眼前缓慢播放。
  深刻精致的眉眼,挺拔的鼻梁,抿着的唇。
  在目光交接的一刹那,我感觉心被刺了一个激灵,自卑的、懦弱的自己,在这样锐利的视线下,无所遁形。
  我纳闷着,明明平时含了一泓秋水般的温柔眼眸,居然可以像现在这样充满了攻击性,摄人心魂。
3
  我看见镜中的蔡徐坤也愣了楞,将动作收尾,干脆地转过了身。
  现在我不需要借镜子作为媒介看着他了,但他已经收敛了表情,恢复了平时随和的模样,刚才的那一眼仿佛只是我的错觉。
  蔡徐坤顿了顿,对我柔声道:“丞丞,怎么了,睡不着么?”
  被这样好看的眼眸注视着,我有点不知所措。而且在此之前,我和他也几乎没有什么交集。
  而且刚才——他有看出来我现在状态很差吗?
  算了,不管了,我大声嚷嚷着掩饰慌乱:“坤你已经很厉害了啊,怎么那么晚还在这里练习啊?”
  他轻声笑了笑,微微挑起眉:“喔,是吗?”
  他温柔而专注地盯着我,仿佛在说,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。
  显然他洞察到了一切。我有些心慌意乱。
  但是他并没有追问下去,调转了话头:“其实我没有那么厉害,这次这首歌的风格,我觉得有些难把控。”
  我反而有点失望了,我本来希望他会追问下去的。我确实也很想找个人聊聊近来的烦恼,但是和乐华的伙伴太过亲密,讲这些到显得矫情了,所以一直没勇气开口。
   其他也没几个练习生熟到让我想要谈人生的地步。
   当然,和蔡徐坤也不是很熟。
   所以。我在失望什么?
   我们甚至都没正经地聊过一次天。
   满脑子胡思乱想,让我一沉默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蔡徐坤叹了口气:“好啦,如果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和我说,么关系的。”
   我如蒙大赦。
    人总是会忍不住去仰望,去依赖强大的人。更何况那个强大的人那么温柔体贴。
    为什么不呢?为什么不将自己对身边人难言的惶恐困惑一一向他道出呢?
    倾吐的欲望战胜了一切,我将自己从开始到现在所有的惶恐不安,自责自卑,一股脑儿的倒了出来。
    刚开始只是对于发生的事的后悔自责,对未来的惴惴不安,到后来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撒娇埋怨。
    但他至始至终一直认真地倾听着,时不时还安慰几句,抛出一两个问题引导着我接着讲下去。
    不知不觉,我已经把底都掏光了。
    然后发现已经过去很久了,明明都已经那么晚了。
    他肯定也很累了吧。
    我有些内疚地同他道歉:“不好意思啊,没想到和你讲了那么久。呃,谢谢你能陪我聊天。你大概也很累了吧?”
   蔡徐坤灿若星子的眼睛闪了闪:“是的呀,我好困,没想到你那么能讲。”
    我顿时更加窘迫了,完全没想到他会那么直接地说出来,努力思考着如何开口缓解尴尬。
    突然,一只手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,帮我把垂下来的头发撇到了耳后。我闻到了他袖口雪松清冽的香气,接着耳边响起了他慵懒悦耳的声音:“所以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吧。”
   我愈发沮丧了,这场突兀的相处,所带来的短暂缘分,也会到此为止吗?
   然后就听到他再次开口,“如果以后你心里烦了,可以再来找我。”

  头昏脑涨地回到宿舍,我忽然开始怀疑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真的。
   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人啊,长得好,跳的好,长的好,还肯听我啰嗦了半天。
   然后开始质疑着他最后一句话的真假,以后还能再找他聊天吗?
   然而容不得我多想,睡意袭来,一颗焦灼不安的心第一次平静了下来,沉入黑甜的梦乡。

第二章链接在评论里